湘江重金属污染治理:要关停企业600多家

湘江贯穿湖南境内,两岸分布着近全省近六成的人口,可称之为湖南的 “母亲河”。湘江污染问题长期以来,受到公众与各级政府的关注。近期,因暴发湖南大米“镉超标”事件,湘江污染与治污再次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。

  目前,湘江重金属污染治理已上升到国家层面。据湖南省环保厅近日测算,治理要达到预期效果,总投入须超过4000亿元。湘江污染的历史与现状如何?湘江的治理举措与成效怎样,其中又遇到了哪些难题与阻碍?

  流域现多个重污染区/

  湘江是湖南省最大的河流,全长817公里,流域面积92300平方公里。湘江发源于永州市,向东流经衡阳、株洲、湘潭、长沙,至湘阴县入洞庭湖后归长江。湖南为有色金属之乡,湘江两岸因开矿、企业排污、生活废水等各种污染已有数十年的历史。

  2009年,湖南农业大学环境资源学院雷鸣等学者,完成了《湖南省湘江重金属污染的现状与分析》一文的调研与撰写。文中称,湘江是湖南省的主要经济带,湘江流域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的四成,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57.1%,GDP占全省的72.4%。因矿产开采、冶金与化工生产等因素,导致郴州柿竹园、衡阳水口山、株洲清水塘以及湘潭岳塘四地成为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区。湖南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1990年代是湘江进入污染最为严重的时期,但2006年是湘江治污的转折点。

  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自1998年始,便从事环保方面的工作,对湘江污染与治污问题有着长期的关注与思考。他对《每日经济新闻(微博)》记者介绍,湘江的重金属污染已成为国家关注的重点。

  2006年年初,株洲霞湾港在清淤过程中由于施工不当,导致含镉严重超标的底泥和污水排入湘江,使得湘江株洲霞湾港至长沙江段水质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。此外,湘江流域还发生多起引发社会关注的污染事件。

  湘江不堪承受污染之重,但在2006年之前的治理效果让人失望。刘帅称,湘江自从有污染开始,治理工作亦随之展开,但为什么污染会长期存在,在一定时期还越来越严重?就是因为治污的力度与速度,一直赶不上污染的规模和程度。

  湘江治污要关停企业600多家/

  株洲清水塘工业区位于株洲石峰区,湘江自其侧蜿蜒而过,流向长沙。清水塘工业区因进驻数百家冶炼、化工等企业,大型企业株冶集团与中盐株化集团亦位于其中。因100多家企业被列为污染企业,长期以来,形成了湘江流域最为严重的污染区域之一。

  2013年6月初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对清水塘工业区进行多日实地走访,发现工业区污水排入湘江的排污口,水清见底,排污口还装有水质监测设备。对比当地媒体2004年的报道,多个排污口滚滚污水入湘江的场景已不复存在。

  据株洲市政协人口与环资委负责人介绍,近年来清水塘工业区在治污方面做了一些努力,也取得了一些成效,投资3亿多元的清水塘污水处理厂已经投入使用,工业区数十家中、大型企业的工业废水已导入该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。

  记者了解到,株洲湘江段的底泥与清水塘工业区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壤,已治理多年,现仍在治理之中;而一批不符合产业政策或涉及非法排污的企业已经关停或整治,有些污染严重的企业进行了外迁。旗滨玻璃厂曾是清水塘污染较为严重的企业,后进行外迁,并于2013年5月底在湖南醴陵市经济开发区开工建设。

  自2006年始,湘江治理拉开了“还历史旧账”的帷幕。

  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介绍,2007年至2009年,在湖南省人大的强烈推动下,开展了湘江治理的“三年行动计划”,治理对象包括工业污水与生活用水污染。

  2008年至2010年,湖南省开展了湘江整治行动计划,关停了一批污染企业,并约谈湖南各地县、市长,治理不好的县、市,将追究行政一把手的责任。

  国家层面治理湘江“动真格”始于2011年。是年3月,国务院正式批复 《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》,规划项目927个,总投资595亿元,规划期限2011~2015年。

  2012年6月,湖南省下发《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》工作方案,对湘江治理的目标进行了细化。比如,2013年前,完成整治、整合任务,依法全面关停达不到行业准入条件、不能稳定达标排放、未进入园区的重金属污染排放企业。

  2011年至今,开展重金属污染企业治理。2013年3月,湘江各段污染区都在推进企业整合,关停环保不达标企业,治理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壤。

  比如,衡阳的一个工业区全部企业关停;常宁市的一个大工业区冶炼企业大部分关闭,只保留了3家;湘潭市的竹埠港化工园也始建生态园区,进行脱胎换骨式的改造。

  湖南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为了把湘江治理好,对相关企业进行了结构调整,全省纳入调整的企业达891家,要关停的有615家。比如,郴州三十六湾工业区的企业已基本全部关停了。在工业治污方面,对100多个相关项目进行了治理,2012年全省的环保产业总值达830多亿元。

  湘江经过近几年的治理,已取得一定的成效。湖南省环保厅提供给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一份关于湖南环境质量的最新资料显示,2012年湘江流域水质总体为良,42个省控监测断面中,达标率为88.1%,比上年提高0.6个百分点。

  上述材料还显示,全省14个城市的31个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为81.6%,重金属汞、铅、镉、铬、砷未出现超标现象。

  湘江流域治理是一项综合治理工程,湖南环保厅相关负责人称,比水系污染治理更为复杂的是空气污染。

  延伸阅读

  株洲清水塘治理需资金476亿

  每经记者 刘功武 发自长沙

  2013年6月5日,株洲市政协人口与环资委负责人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以他们的考察来看,株洲清水塘地区的综合治污总整进展感觉还是比较慢,特别是清水塘周边居民搬迁的工作,根本上就没有动。

  据记者了解,2011年7月,株洲市政府制定的《株洲清水塘工业区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总体实施方案(送审稿)》获得省内专家组一致通过。该《方案》计划在2014年前,完成清水塘工业区重金属污染区域63100余人异地整体搬迁安置,完成总建筑面积274.01万平方米的安置房建设。

  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2013年6月初实地调查并对各方采访发现,目前尚没有一户上述方案中计划搬迁的居民动迁,多位村民与村干部向记者称,目前连具体实施搬迁的日期与方式也没有听说。

  既定的搬迁计划未动

  记者实地走访了清水塘工业区周边的建设村、青霞社区等多个村组或居民社区,发现株冶集团、中盐株化集团等多个大型企业周边500米以内,布满了民宅。有的民宅与企业的距离仅30余米。依据相关环保法规的规定,此类环保防护距离应该在500米以外。

  当地政府既定的搬迁计划未动,而由于历史造成的污染,其恶果却仍在不断出现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2004年的近三年间,青霞社区桎木组已有20多名男性村民死于肺癌等病症,与周边村组一起形成了“寡妇村”。

  据青霞社区桎木组刘姓组长介绍,自2004年之后,村里的癌症患者不断增加。到今年,该组300多人口中,至少有80余名村民患癌症。

  株洲市政协人口与环资委负责人称,未按计划动迁,主要是因为当地缺乏资金。搬迁所需要的巨大资金投入,株洲市财政难以承受。

  由于污染严重,历史负债太多,株洲清水塘工业区的治理计划投入资金476亿元。据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介绍,清水塘工业区周边村庄的搬迁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,涉及新的村庄选址、搬迁补偿、搬迁后的房屋建设以及人员安置、就业等众多工作。“但困难再多也要推进搬迁工作”。

  资金困难主要在县、市级

  湘江治污存在的资金难题,不仅在株洲,在湘江其他治理重点地区也普遍存在。湖南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说,资金不足的问题在各地区都存在,地方的压力很大。至今,国务院下拨的湘江治理资金为30多亿元,其他资金需要地方政府与企业配套解决。

  刘帅表示,湘江治理的配套资金存在较大困难。按照规定,中央、省级与县市政府所出资金比例为5:3:2。中央与省级政府,根据县、市政府关于湘江治理的方案或已经实施的治理项目,进行资金拨付。

  刘帅说,资金困难主要在县、市级。出现困难的原因有多种,有的县、市确实财政困难,支付不起资金;有的不太重视,认为没有效益,不愿意支付湘江治理所需资金。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,湘江治污除了资金困难外,在思想认识、治理技术以及监管水平与人员素质上皆存在难题。

  湖南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地方政府的一些领导,出于GDP或政绩的考虑,在湘江治污的认识上有局限,有的不太重视。地方政府职能部门与企业在治污的技术方面也遇到了一些困难。

  近日,株冶集团宣传部人员对记者说,该公司在“十一五”期间对于环境治理投入比较大,也取了一定的成效,但近两年环保方面虽然还在投入,但少有效果,因为公司在环境治理上出现了“天花板”。

  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称,湘江治污在技术上存在困难。比如,对于污染治理的规范与标准不全,湘江底泥重金属难以根除以及企业的技术升级有待推进等